时政新闻

HR彩票是新一代林业工人放下猎枪成为保护东北虎志愿者

野外追踪动物痕迹,是巡护员必备的技能。

  气温逐渐回暖,让北京春意渐浓。而远在一千多公里外的乌苏里江畔的完达山林区,这里依然被半米多高的积雪覆盖。上周,随着第三届“中国东北虎栖息地巡护员竞技赛”落下大幕,一批长期扎根深山老林的巡护员的故事,逐渐被外界所知。

  今年51岁的董红雨,是黑龙江省迎春林业局宝马山森林资源监督中心站站长,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保护野生东北虎志愿者。老董的工作非常辛苦。无论多么恶劣的天气,他都要穿行在荒山深林里,奋斗在保护野生东北虎的一线。

  放下猎枪成为保护东北虎志愿者

  位于黑龙江省东部的完达山,这里分布着总面积424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生活着2000多种珍稀的野生动植物,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东北虎。

  老董是完达山林区土生土长的新一代林业工人,他也曾是这里“持证”上岗的出名猎手。他说,曾经这里林木茂盛,野生动物资源非常丰富,很多林区职工群众都把打猎作为副业,后来砍伐和偷猎的加剧令当地生态环境恶化。到了20世纪90年代,伴随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林区加大了打击盗猎和保护生态的力度。而从一名猎人转变成为一名野生动物保护者,是因为一个偶然的事件触动了他。

  1990年冬,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专家张明海教授来迎春林业局进行野生动物调查,林业局选派了对道路、林况非常熟悉的董红雨当向导。调查的过程中,张教授向他讲解了中国野生动物分布状况、数量以及野生动物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意义,使董红雨对野生动物保护产生了兴趣。然而,就在这年冬天,一只野生东北虎遭到猎杀,这件事让董红雨的思想产生了急剧变化。1993年,中美俄联合在完达山进行野外东北虎调查,董红雨也参与了这场调查。虽然没有发现东北虎,但从那时开始,他有意识地收集完达山野生东北虎信息,后来,黑龙江省野生动物研究所的一位研究人员让他帮助监测东北虎,老董的志愿者生涯由此正式开启。每当听到东北虎出现的信息,他会立刻动身前去监测采集相关数据。至今,共收集的野生东北虎信息多达数百条,科学证明了完达山不但有成年东北虎,而且有多只幼年虎。

  在荒山深林里蹲守盗猎者

  每年冬天,董红雨都能发现野生东北虎的痕迹。每次发现,他总是又高兴又担忧。“2002年,有一只东北虎钻进了猎人的猎套,被勒断气管。猎套是由一根铁丝围成的,制作简单,成本不足一块钱。看着不起眼,却是威胁东北虎生存的最大因素之一。”

  在所有的盗猎行为里,老董最痛恨的就是下套子。“假如,一座山上出现了50个甚至更多的猎套,三五年之内,山上所有的大中型动物都会灭绝,一个都不剩。”在几百平方公里内,找到用一根铁丝做成的套子,除了经验,还得用上点高科技手段。老董用GPS把经常下套的地方进行标注,然后进行定点巡查。

  干得久了,老董也总结出经验:偷猎者多是在雪天上山下套。因为可以跟着动物们的足迹找到它们。所以,每年冬季他都义务进山巡护,一旦抓住下套的,除了没收其工具,还要带领盗猎者来到下套的位置一个一个地将猎套清除。2011年1月12日,他在巡护过程中发现盗猎者,缴获还没来得及下的猎套87个,这是老董在反盗猎中收缴猎套最多的一次,而那几天,正有一只东北虎在此区域内活动。

  野生动物多活动于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那里没有路。为了制止盗猎行为,老董和监督站的同事经常要步行几十公里。在一米多深的雪地里跋涉,对体能是巨大的考验。极寒时,气温经常能达到零下40℃,穿厚厚的羽绒服都抵挡不住风寒。2008年11月末,老董在山里蹲守4个小时,抓获1名盗猎者;2012年1月16日农历小年,他在巡护时发现有人进山活动,跟踪了十多公里,在山顶上蹲守6个小时,抓获3名盗猎者。

  至今,董红雨抓住的盗猎者有100多人。反盗猎活动时常伴随着危险。2004年冬天,董红雨和同事一起上山巡护,在路边他们发现一个人形迹可疑,上前询问时,对方转身就跑,这时董红雨发现他身上带着一支猎枪,随即大喊:“站住,把枪放下!”那个人回身用枪就对准了董红雨。老董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毫不畏惧地冲了上去,对方被老董的无畏震住了,转身又跑。紧追了大约一公里,那个人扔下枪只身跑了,董红雨随后找到猎枪并转交公安机关。2006年11月,在一次巡护时,董红雨发现4名盗猎分子携带着枪支和4条猎犬,他上前把盗猎分子的枪支缴下。过了几个月后,这4名盗猎分子袭击了董红雨,他头部受伤,到医院缝了6针。至今,这道伤疤还清晰可见。后来,经过公安机关的侦破,这些盗猎分子被依法拘捕。而老董在医院住了12天后,就又上山开始清除猎套。

  披露救助“普京虎”背后的故事

  2014年,“普京虎”库贾和乌斯京出现在中国边境引发轰动。董红雨作为野外专家,也参与了这场营救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