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

HR彩票是白哈巴战士150首诗歌记录12年边疆强军故事

  【网络媒体国防行】戍边卫国是军魂!白哈巴战士150首诗歌记录12年边疆强军故事

  在祖国的最西北白哈巴,驻守着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每个人都能吟几句诗,这些诗的作者不是别人,而是他们的战友舒涛。

  未来网阿勒泰9月24日电(记者 刘文静)“谁家异乡客,独在西北边。仙子盈香酒,散作天下安。”在祖国的最西北白哈巴,驻守着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每个人都能吟几句诗,这些诗的作者不是别人,而是他们的战友舒涛,他12年创作了150多首诗。

  “雪兮雪兮飞四海,定观心坚十二载。”回想起自己驻守边关12年的经历,舒涛感慨:“千言万语都汇集成这一句诗了。”

  2006年,他离开家乡,来到祖国的西北边陲白哈巴边防连,再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笑了,“我的父母很支持我,当时还是我父亲一路把我送过来的。”原来,舒涛一家三代都是军人。“参军入伍可以说是我家的传统了。”

  他回忆,“从小就感觉家里当兵的长辈特别有气质,长大后,我渐渐明白,这种气质其实就是一种军魂,我也想当兵,把这份军魂传承下去。”

舒涛和他的战友们巡逻到中哈五号界碑处(左一为舒涛 受访者供图)

  雪花

  飘飘洒洒的雪花,让我想起你,站在连队哨楼下。

  丝丝缕缕的牵挂,怎能忘记你,走在阿山云海间。

  安安稳稳的边疆,不能没有你,爱着西北这个家。

  朝朝夕夕的相随,怎可不想你,坐在五号界碑前。

  我把你带到边防线,你带我日日去执勤。

  我把你带到边防线,你永远是西北第一兵。

  “我在连队主要的工作是训练军犬,这首诗中的‘雪花’就是我来到连队后带的第一条军犬。”舒涛告诉记者,西北边境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冬季巡逻,军犬的作用不可替代。

  白哈巴边防连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线上,阿尔泰山的深山峡谷之中,素有“西北第一哨”之称,戍边巡逻的任务重之又重,即使是冬天大雪漫天,巡逻也不能松懈。

  大雪之中,一片苍茫,根本就无法辨别方向,并且阿尔泰山中地形路况复杂,天气多变,冬天常有雪崩,还有狼、熊等野兽出没,不论是巡逻还是抓捕不法抵边人员,难度都很大。

  “无论地貌多复杂,雪花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到方向,在抓捕不法抵边人员的时候也能准确带路。”舒涛告诉记者,雪花一共服役了六年,陪伴他走过入伍最初的岁月,不仅是连队的一名老兵,更是他们无言的战友。

  “这些年,雪花参加了3000多次巡逻,捕获了不法抵边人员20余起,防止了10余次涉外事件……就像我诗中写的那样,即使他退役了,他也永远是西北第一兵!”舒涛说。

  雪花为边防的安宁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在其他战友看来,这也与舒涛的辛苦训练密不可分。面对此,舒涛却说,“其实,边关安宁离不开每一个战友的忠诚付出,就像诗中的那句话,‘安安稳稳的边疆,不能没有你,爱着西北这个家。’边疆不能没有任何一个战友,我们都深深爱着西北,深深爱着祖国。”

舒涛正在训练军犬“雪花”和“雄霸”。(受访者供图)

  重阳夜

  谁家异乡客,独在西北边。

  星辰唯暗时,执勤不敢眠。

  登高才舒啸,又见菊花仙。

  仙子盈香酒,散作天下安。

  说起这首诗,舒涛印象极深:“去年重阳节那天晚上,我们接到随机性勤务,晚上10点到第二天两点,对五号界碑进行潜伏。那个时候应该是初月,月亮要后半夜才出来,前半夜很黑。”

  西北的秋夜寒冷异常,白哈巴边防连队又背靠雪山,冷空气下来,让他们冷得直打哆嗦。“我们几个人穿着大衣、绒衣,隐蔽在五号界碑的枯草里,想起王维的‘独在异乡为异客’,顿时思绪万千,然后就写下了这首诗。”

  舒涛说,诗中要表达的感情是:白哈巴的战士在祖国最西北,阿尔泰山的大山深处,守卫祖国的边防线,虽然夜晚天空不见星辰,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有任务在身的边防军人,便是祖国的眼睛,绝对不能躺在草丛中休息,即使什么也看不见,也要时刻擦亮双眼。

  “我知道像我们一样的边防军人有千千万万,我愿登上高处放声歌唱,只为了见一见酿造菊花酒的九天仙子,向她借来一杯盛世的美酒,抛洒向边防铁丝网的角角落落,让每一个战友品尝这暖心的佳酿,望掉那思念亲人的忧愁,守卫伟大祖国的边防线永远安宁!”舒涛说。

舒涛和他的战友们(受访者供图)

  雪兮

  雪兮,雪兮,路漫长,独望阿山兮眼芒芒。

  日兮,日兮,保家国,偶入山水兮归故乡。

  乱雪飘兮多歧路,巡逻已过科克崖!

  雪兮雪兮飞四海,定观心坚十二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