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HR彩票是隐姓埋名30年,他说:我为国家奉献,无怨无悔

  隐姓埋名30年,94岁仍“服役”,他说:为国家,无怨无悔!

  一穷二白的年代,他带着算盘、计算尺,和29位年轻人,拉开中国核潜艇研制的序幕;面对人才匮乏、知识空白,他“骑驴找马”,攻坚克难,研制出核心技术;为确保国际机密不被泄露,他隐姓埋名30年,青丝变华发,只给家人留下一串信箱号码……

  他是黄旭华,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九研究所名誉所长。

近日,黄旭华院士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 张畅 摄

近日,黄旭华院士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 张畅 摄

  是什么让他守口如瓶30年,父亲临终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的核潜艇,不到十年就搞了出来?是什么让一个花甲老人以身试潜,成为世界第一个极限深潜的总设计师?又是什么力量让一个年逾九旬的老人依然痴迷核潜艇?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痴翁”黄旭华赫赫而无名的人生……

  “我不学医了,我要造飞机,我要造军舰!”

  1924年,黄旭华出生于广东汕尾的一个医学世家,从小的梦想便是当医生,治病救人,继承父母的心愿。

  小学毕业那年,抗战爆发,他一路从广东辗转到桂林。沿途目睹山河破碎,妻离子散的悲惨景象,让他不禁发问“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到处流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什么中国那么大,却不能安放一张平静的书桌?”

青年时期的黄旭华 七一九所 供图

青年时期的黄旭华 七一九所 供图

  “学医可以救人,但不能救国。”颠沛流离的求学路,让这个海边少年萌发出科技救国的心愿,“我要造飞机,我要造军舰,抵御外来入侵。”

  1945年,黄旭华如愿考入国立交通大学(今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在那里,他为日后从事核潜艇的研制奠定了深厚的专业基础。

青年时期的黄旭华 七一九所 供图

青年时期的黄旭华 七一九所 供图

  “我们的办法叫骑驴找马。如果连驴也没有,那就迈开双腿也得上路,绝不等待。”

  1958年,一个电话改变了黄旭华的一生。

  “电话里只说去北京出差,其他什么也没说。”黄旭华说,他从上海到了北京才知道,国家要搞核潜艇。

工作中的黄旭华(左一) 七一九所 供图

工作中的黄旭华(左一) 七一九所 供图

  当年,黄旭华和另外29人被选中参与核潜艇研制工作。他们由此开始了“荒岛求索”的人生。

  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工业基础薄弱,研制核潜艇谈何容易。没有人见过核潜艇,国外严密封锁,没有任何参考资料,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

  “我们的办法叫‘骑驴找马’。如果连驴也没有,那就迈开双腿也得上路,绝不等待。”谈及研制核潜艇的过程,黄旭华总是充满自豪,他说,核潜艇设计之初,算盘和计算尺完成了成千上万核心数据的计算,现在看来,真是了不起。

  类似的“土办法”黄旭华和同事们解决了许多尖端技术。为了确保潜艇的重心严格控制在设计范围内,黄旭华要求,所有拿到船上的设备、管线都要过秤,登记在案,凡是拿出船体的边角余料,也要一一登记,几年来天天如此。

  这样“斤斤计较”的土办法,最终的结果是,数千吨的核潜艇在下水后的试潜、定重测试值与设计值基本一致。

  功夫不负有心人。1970年12月26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顺利下水。

黄旭华在现场 七一九所 供图

黄旭华在现场 七一九所 供图

  “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虽然造出了核潜艇,但黄旭华的步伐没有停歇。核潜艇是否具备战斗力,极限深潜试验是关键。

  1988年4月29日,中国核潜艇首次进行深潜试验。